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小狗感冒了 >> 正文

【流年·变迁】同学情 (征文·小说)

日期:2022-4-3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陈树根这段时间因为钱而苦恼着。

常人因为钱苦恼,多是因为没钱花,没钱救急,生活拮据,事业困顿。可现在的陈树根不是因为没钱而苦恼,而是因为钱多了。

他本是个住在乡下种田的农民,生活在温饱阶段。一切都因为征地拆迁,他摇身一变成为有钱人,得补偿款二百多万。安家置业用去一百万,余下一百二十万。

陈树根多年前老婆离了婚,留下一个儿子和他一起生活,现在孩子已经从大专技校毕业,在实习阶段,即将参加工作。这种情况下,陈树根的一百二十万可以说是典型的闲置资金。

人一有了钱,就总会有人惦记。从征收丈量工作刚开始起,找陈树根的人就络绎不绝。保险业务员,房产推销员,借钱的亲戚,邀请合伙投资的朋友,走马灯似的在陈树根身边转,让他无所适从。他虽然上过高中,但是毕业后一直在农村,对于理财这一方面,除了将钱存进银行,其他方面比如炒股,买保险,生意投资等,他一片空白。不过他不着急,和他有联系的几个老同学当中,有个老同学是经济专家,他可以咨询他。

陈树根的这个高中同学叫冯天富,两人关系那不是一般的好。读书时,两人同吃同睡,形影不离。冯天富家境不好,下雪天穿三件单衣,冷得哆嗦,陈树根脱下一件毛线衣给他穿,自己穿一件卫生衣,结果把自己冻病了。毕业后,陈树根回家务农,冯天富考上大学,毕业后分配在家乡供销系统,和陈树根一直来往,给予很多关照。冯天富天赋异禀,特别有经济头脑。供销系统解散时,他出资买下当地供销社房屋资产,自己经营,很快资金实力雄厚起来,后来又炒股,在零七年前后那段牛市里赚了不少。高中同学当中,算得上经济实力最雄厚的了。

陈树根向冯天富咨询,冯天富对他说,如今投资环境都不是很好,你自己又不懂,不如暂时存进银行,对外说全投资了。这样省得亲戚朋友惦记,今日哄着借贷,明日邀着投资。等有合适机会,再行打算。

陈树根依言照办,倒也省下很多麻烦。田地没有了,他无所事事。之前他从事过一段时期电器维修,因为电器技术更新快,经济发展快,这个行业已经成了鸡肋,他已经丢掉好几年了。现在整日里闲逛,感觉实在无聊。这天晚上,他在同学群里说,哪位同学介绍一下有什么合适的事情做不?

同学张伟说:“你个征收暴发户,还找什么事情做?你每天找个妞泡泡,这才是你的工作!”

然后群里就一溜呲牙咧嘴和哈哈大笑。

陈树根高中毕业后忙于生计,几乎只和张伟、冯天富两个同学有联系。其余的同学都没有再见过面。直到不久前买了个智能手机学会上网,被大伟拉入同学群,才重新和高中同学联系上。

“大伟,泡妞不要钱啊?我又没有你长得帅,能使美女主动投怀送抱。”陈树根调侃道。

“哎呀,我说树根,你守财奴似的,守着巨款哭穷!你没钱,你骗谁呢?谁不知道你是几百万的富翁。”大伟一顿连珠炮地嚷。

“是啊是啊,树根,钱是次要的,生活快乐才是第一。”

“树根,找一个事情做是对的,别听他们的,他们已经堕落了。呵呵!”

“树根,你要同学们帮找工作,你先发个红包给同学们哈!”

“树根,你要找什么工作?我老公在职介所,包你满意。只要你请我吃一顿就成,嘻嘻!”

群里嘻嘻哈哈的好不热闹。树根感觉自己成为了被关注的人物,心里一时愉悦起来。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要真的发个红包意思一下,忽然一个同学向他发起了私聊。

“树根,你好!”这个叫做王建波的同学,热情地给他端来一杯咖啡。

“你好!王总!”陈树根回了一个握手的表情。

“树根,你是现在无所事事,感觉有点空虚,想找一份事情做?”

“是呀,总不能就这样闲下去吧?”

“树根,你有没有听说过,打工不如创业,再好的工作也是给别人打工创造价值,不如自己当老板呀!”

“哎呀王总,我一无技术,二无资金,三无能力,我如何自己创业当老板呀?哪像王总,事业蒸蒸日上啦!”

“树根你这样想是不对的!凡事都是从无到有,从小大大,从生疏到熟悉。你征收款几百万,还说无资金?你的电器维修技术,就可以发挥呀。至于能力,都是不断积累的。你如果有创业的想法,我可以帮你!”

“我是有这样的想法,可是我水平有限,只怕心有余力不足啊。”

“哎呀树根!你我都是老同学了,就不要客套这些,同学之间情最真!能够帮到,我会尽力而为。哪天我们见面详谈!”

“嗯嗯好的。”

陈树根心下暗暗琢磨,这个王建波读书时功课从无长进,倒是肚子里花花肠子不少,常日弄出些鬼名堂出来。当年他和自己很少有过交往,今晚忽然这么热情,不知道他心里是否有什么目的。但转念一想,时间往往可以改变一个人,刚才他言辞恳切,看起来是有心人。也许他有什么人脉和门道,顺便说说,举手之劳的事情,帮帮同学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陈树根正这样想着,忽然又有一个同学发来私聊信息。

“陈树根,陈老板,陈财主!发了这么大的财,捂得可严实哈,小心我们这些困难户到你家去吃救济!哈哈!”

“哎呀,李银桥同学,不,李主任!你才是财主啦。每天坐银行钱堆里,哗哗的到处都是钱!”

“哎呀,我说陈老板,那钱都是别人的啊!一分钱都没有我的份。混不下去了,老同学可要支援一下我啊。”

“呵呵,你个银行主任,还要我支持?你别拿我开心咯!”

“是真的,陈老板。近来我行推出一款低风险高收益新理财产品,银行职员都有宣传销售任务,我是资金不足,不然我都自己消化了。但是老同学你资金雄厚,机会难得,你买份理财产品,我保证你坐在家里不动不挪,每天收入丰厚!”

陈树根一听,心想,又是理财产品,冯天富说这个可要慎重,天上没有馅饼掉。“李主任,我哪有钱啊,那点钱都放银行里一时拿不出来呀。”

“哎呀陈老板,不,陈财主!什么拿不出来?不就是放定期了么?那点利息,到时和理财回报相比,那还算是钱?”

“可是,我对理财一窍不通,我玩不转啊!”

“哈哈,老同学看来你真不懂理财这个方面。谁要你玩?买好产品,你就不用管,坐等收益入账!零风险,稳赚!一般外人都还买不到呢!我好歹是个主任,这点我还是能做得了主的。机会难得,既帮了我,自己也有丰厚回报,互惠互利的事情,自己一边赚钱,一边帮同学解了困,老同学总不会这点忙都不愿帮吧?”

陈树根说,“我那钱,还有其他用……”

“哎呀,陈财主!这又不是买保险,投进去就不能退还。理财产品是有周期的,一年半载就到期了!这样吧,今天很晚了。明天或后天我打电话给你,到时我请你吃饭,见面详谈!”

陈树根为此心里纠结起来,自己不想买这个什么理财产品,一窍不通,心里没底。可是同学刚才将话说到了那个份上,拒绝实在开不了口。老同学是银行主任,也许确实这个东西有利可图也未可知,毕竟是老同学,真要有什么风险,他应该也会考虑到同学情分,不会推荐的。

不过陈树根还是觉得,明天问问冯天富可靠些。冯天富不但对这些经融投资是内行,人也是绝对可靠的。

陈树根第二天懒懒地睡到上午十点,才起床,就接到大伟的电话:

“树根,我们好久没有没在一起喝酒了,今天有空不?”

“有空啊,还是老地方不?”他想,我正要和冯天富咨询一下呢。

“是的,到时还有一位神秘女同学到场,你猜得出是谁不?”

“谁?我猜不出来。”

“呵呵,暂时保密,到时一定给你一个惊喜。中午十二点,‘不差钱’牡丹厅。记住,务必到场哈!”

陈树欣然赴约。一路他想,是哪位女同学呢?班长?不是,班长远嫁西安了。班花?不会,班花可从不和他陈树根与大伟有过交往。是谁呢?还给我个惊喜。啊,难道是,吴芳?只有大伟和冯天富知道,我暗恋过吴芳。而且,不久前听同学群里说吴芳老公出车祸去世了,目前也是单身。啊,这大伟莫不是要来撮合?哎呀!陈树根想到这,不由心里突突跳起来。

当陈树根被服务员引进包厢的时候,果然吴芳在座。不过他还是感到十分意外。包厢里除了大伟和吴芳,王建波和李银桥也赫然在座。

陈树根惊讶的表情刚刚露出来,王建波就赶紧迎上来热情握手:“哈哈!和征收大老板握握手,沾沾财运!”

陈树根一时不好怎么回答,只是呵呵笑着和他握手,然后又朝李银桥走过去握手。理着板寸、头发已经明显稀疏的李银桥,西装领带齐整地从座椅上站起来,一副十足的领导派头,边握手边对陈树根说:“陈财主!你看还认识身边这位美女不?”

陈树根转头看了一眼吴芳,在她旁边坐了下来,故作淡定地笑着说:“是吴芳吧?你好!差点认不出来了。呵呵!”

王建波的头发又黑又密,一对发泡的眼睛笑起来眯着,眼袋越发挤起来。他走过来,弯着发福的身子,夸张地歪着头,坏笑着凑近陈树根的脸看着,又掉头看看吴芳,然后露出一种欣慰的神情说:“是真的哈,我看到了他脸上泛起的红晕耶。哈哈!”

吴芳嫣然一笑;“王总,就你名堂多。”

陈树根被笑得不好意思,说:“别难为人了!哎,点菜了没有?今天我请客!”

“不行不行!”王建波连忙说:“哪能让你请呢?给我个表现的机会咯!让我巴结一下财主,日后上门要饭,也会打发多一点呀!”

“哎呀,王总,你贸易公司大老板,说这样的下气的话,也不怕折杀我啊!”陈树根将桌上的菜单递到吴芳面前:“吴芳同学点菜!同学多年没有在一起了,今天我做东了!”他忽然心里生出豪气,神态也镇定自若起来了。

李银桥接口道:“财主就是财主!豪爽!我们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咯!其实也是,我们今天本来是,大伟,我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?”

身材魁梧,面庞饱满,有点憨态的大伟咧嘴笑:“是的是的!我们今天是做君子来的,君子好成人之美。嘿嘿!”

陈树根知道他们的意思,心里有点激动,却装作没听见。催服务员快点上菜,烟酒槟榔饮料备齐。

四个男人喝白酒,吴芳喝饮料,一边喝一边说着当年的往事和毕业后的经历。菜齐了,第一瓶酒便干完了,陈树根的酒量充其量也就半斤,再开一瓶后,陈树根端着酒杯说:“我酒量就只能到这里了。你们继续尽兴,我等会就只能用饮料陪你们。”

“我说树根,”王建波乜斜着眼睛说,“先不说我们,美女就坐在你身边,你难道不和她干杯啊?”

陈树根闻言,不由有点窘然。他转过身对吴芳说:“来,吴芳,为我们的毕业后重逢干杯!”

吴芳站起来,贴近陈树根,笑容可掬,端起加多宝和陈树根轻轻碰了一下说:“谢谢!”然后仰头一口喝干了饮料,将空罐子倒过来朝陈树根晃了晃,笑眯眯地看着他:“树根,我的干啦!”

陈树根心里忽然有点慌乱了。吴芳贴得那么近,身上散发的幽香扑鼻而来,甚至他好像已经感觉到那丰满的胸脯在微微颤抖,传递着无声的温柔私语。他心里顿然涌上一股柔情,不对,应该是豪情,或者二者兼有。他二话不说,举杯仰头便喝,满满一杯酒,居然一口气干了。

“好,好!”王建波和李银桥齐声喝彩,“陈财主果然豪气!服务员,再拿酒来!”

陈树根喉咙里,胃里火烧火燎,他一边坐下来赶紧舀了两勺汤喝了,一边说:“我不能再喝了!你们随意……”

王建波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:“树根你这样就没意思了,多久没见面的同学,好不容易在一起喝个酒,别冷了气氛嘛!”

大伟这时说:“树根的酒量我知道,他白酒只有这么个量。再喝就多了。”

“大伟你也好没意思!树根就只有这酒量?谁信呢。你看他现在,嘛事没有,喝多了的人绝不会说自己不能再喝了。他清醒得很!来,树根,再满上!”

树根拿住杯子藏身后:“真不能再喝了。”

见此情景,吴芳在一边轻声说:“树根,不能藏杯子,他斟上,你随意喝点就是。”

树根一听,心想,这大概真是失礼的行为。于是他说,“好吧,说好啊,这可是最后一杯,再喝可就躺下了啊!”

“躺下不要紧,旁边就有温柔乡,哈哈!”王建波嬉笑道。

李银桥这时望着王建波说:“对了。我们不要忘了今天喝酒的主题。”

王建波坐直身子说:“对对对,不能忘了!”

吴芳飞快地看了他们两一眼,眼珠一转,娇笑着瞟了陈树根一下,低下头不好意思说:“你们少胡说呀。”

“好好,不胡说,说点别的。”李银桥放下筷子,将身子放松靠在座椅靠背上说:“陈财主,我那建议,你决定好了没有?”

陈树根说:“李主任,我对那一方面不熟悉,我考虑清楚再答复好不好?”

“哎呀,我说陈财主,再考虑,机会失去就再也没有了!当然啰,这事还是你自己决定。”

“李主任,你是说那理财产品吧?好是好,但是要我说,有资金还是自己创业好些!”王建波盯着李银桥说。

陕西如何治疗羊癫疯
癫痫病发作总是头疼原因
癫痫病在哪可以治愈

友情链接:

理不胜辞网 | 热镀锌大棚管 | 怎样扔铅球 | 个性男生签名 | 夏星散热器 |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| 现代军事题材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