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我爱网吧 >> 正文

【江南】原点(小说)_1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转眼间金莲调到这个办公室已经半年了。半年以来,她觉得自己在变,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改变。而且这速度似乎还是草长莺飞的。她渐渐地感觉莫名其妙的烦恼,无事的时候,她常常写着这个闷字,一如几年前的她未嫁于人身在深闺时候的情景。她写得曲里拐弯奇形怪状的,然后把不同的闷字组成不同的图案细细地把玩着。

怪不得造字先生把个闷字造成了这个德性,门内关着一颗心,那不就是闷吗?其实要金莲自己说啊,这门内关着还算是宽敞了的,她的感觉好像把自己的那颗心放进了电饭煲里煮着了,不不不,应该是高压锅才更贴切。试想:在窄小的空间里,暗无天日,就那样躺在那里,闷热着,煎熬着,锅底下是蒸腾的火热,锅内是不断上升的热气,而她热辣辣的却顶不出头顶上紧紧压住的锅盖,就那样半死不活地被煮着,闷得透不过气来,直到彻底死亡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对自己的家有了厌倦的感觉。她喜欢流连在办公室里,尤其是现在的这个办公室。她希望时间一直停顿着,而她就可以那样静静地坐着了。每天回家的感觉真不是个滋味,要不是为了女儿,她真的不想回家。她不想看到婆婆那邋里邋遢的样子,不想听那喋喋不休的唠叨,不想在吃饭的时候听到那不协调的咀嚼饭菜的声音。她更不想看到的是他,木讷而不知应变,老实而头脑简单。那种温情款款的浪漫,那种执手相看的多情,那种含情脉脉的倾诉,在她似乎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奢望。充其量他只是一截骂不还口,打不还手的会呼吸的木头。不管她说什么,他只是照办,执行。吃、穿、用、住,她是绝对的指挥官,就连夫妻间的那件事情他都做得她意兴阑珊、波澜不兴。

有时候她想,情愿他寻衅狠狠地发一通火,打她几下,骂她几句,她都会舒服点,那样的话,她会感悟到家里的这个人,起码是个阳刚而有脾性的血性男人。想得多了她甚至怀疑,长得高大而魁梧的七尺男儿,要不是心里缺了弦,就是天生的感情脑残,情商低能,再或者就是火线搭到地线上的短路。她知道自己要不是七年前遇到了那样的事情,即使是打死她,她也不会像吃了迷魂汤般,把自己这么个如花似月的尤物托付给这么一个人的。人生苦短,恩爱无望,了无情趣的婚姻,就像一潭死水,激不起微澜。这不是活活地要把她憋死么?

男人哪,也是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的,同样的男人,看看自己办公室的他,多了不起!那一举手一投足,哪一处都显示着不同凡响。那带着磁性的男中音,那成熟稳健中带着三分睿智的做派,还有那谈笑风生的趣味,尤其是那办事能力,她想象得出,做他的女人那是何等的幸福,何等的风光,何等的意气风发。哎,上帝为什么这么不公平?有时候,她照着镜子,看着自己大大的顾盼生情的眼睛和娇小玲珑的身材,她会为自己抱屈,她为自己没有在对的时间里嫁对人而深深的懊恼着。

每天看着近在咫尺的他,她有一种撩人心魄的心痒,她常常会在不知不觉中想入非非。尤其是当办公室里空空的只剩下她和他两个人的时候,她会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她会感觉自己的脸一阵阵的潮热,她的手心里会无缘无故的热汗淋漓。她觉得自己又一次恋爱了。

闲来无事的时候,她喜欢痴痴地听他把这个世界说得天花乱坠;她喜欢看他走路的样子;她喜欢看他微蹙着眉头做事的沉稳;她甚至喜欢他习惯的挠头皮的样子和抽烟的架势。这喜欢呀真是没有理由的。

当然,除了这些喜欢外她也喜欢在他的面前述说一些不为旁人知道的心思。比如婆婆的糟糕是怎么的叫她有苦难言;比如自己老公的不谙风情叫她是怎样的恨铁不成钢;再比如自己的一点点不开心,一点点小烦恼是怎样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。

当然,在谈这些时她是注意分寸的,她懂得男人的心。尤其在谈到老公时她还是有所保留的,她怕被他看清了自己的真心,这叫小荷微露尖尖角。女人的心么,不是有人说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?她深知自己对他的痴迷已经到了神魂颠倒的地步。她常常在他的面前笑得花枝乱颤、忘乎所以,她常常异想天开,常常会不由自主的发呆、忘形。在他面前,就连走路她都在力求刻意的妙曼而柔和,她走得风情万种。

她想他,是那种带着倾慕混合着心动而空灵的说不出的恍惚又梦幻的想,很多时候,她甚至把自己当做了《窗外》里的江雁容。有时候,甚至不用说一句话,只要他笑着对她送一个眼神,她都会莫名其妙地窃喜好一阵。

她知道自己乱了心神动了情韵,有时候她会呆呆地想,假如此刻的我未嫁,他未娶,那会不会就有很多美好的故事发生在我和他之间?真是一寸相思一寸心,寸寸相思乱人心啊。

那一天的下午,天空突然暴雨如注,办公室里该走的不该走的都走了,最后只剩下了三个人,她、他,还有一个专注在电脑上看电影的陈。她一支笔在纸上点点画画的,她心里默念着,手里无意识地写着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,只把痴情托纸笔,画个圈儿,涂个炭黑,心事说与谁?”画着写着,最后写出的字把她自己吓了一跳,满纸写满了“我来迟了!”四个字。大惊失色中她连忙把纸张团了往纸篓里扔去。

他也真是的,别人扔了的秘密他还偏偏要揭开。她坐在那里,束手无策又尴尬万分的看着他微笑着站起了身子,微笑着弯腰在纸篓里捡取了那个纸团,她的心跳了,她的脸红了,一如少女时代让别人窥见了自己的心事般的忐忑无措又隐隐欢喜着。

“‘我来迟了?’是说你还是说我?”他一边读着纸片上的字,一边凑近她的耳朵,意味深长的问着。

“小粗心,隔墙有耳!你就不怕这样的纸片搅动一泓春水?闹得鸡犬不宁?”接着他又带着一丝宠溺孩子的口吻说了句。说罢,回头坐下,用笔在纸上“刷刷刷”的写了起来。不多时间,他递过那张纸。

“你啊你,真是《红楼梦》里走出来的小傻瓜,世上哪有来早与来迟?只争朝与夕。中国的文字是浩瀚而有深意的。我最欣赏的是两个词,其中一个叫缘分,还有一个叫发展。”他寓意深长地看着她,她拿着那张薄薄的纸张,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怕,喜的是千年的铁树开了花!却原来她并非单相思。怕的是这样的事情毕竟见不得光。想到这,手中的纸张仿佛变成了一只烫手的山芋。

犹豫不决中她想接过他抛过来的橄榄枝、她想品尝这久违了的伊甸园里的甜果,却又怕伤了手。真正是一种心境,两种态势,犹抱琵琶半遮脸。他见她迟迟没有回应便朝她轻轻地点点头,而后又写下“我就是个‘多愁多病的身,’你就是那‘倾国倾城的貌。’也许前世我是欠你的。”

她的心在悸动忐忑中,终于做出了选择。

自从办公桌对面新来了那位小女人。路泓就有了不一般的开心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么,眼前的小女人就像一朵花儿开在眼前,安静的美丽就是一种赏心悦目的眼球刺激,更何况这朵花还那么的活泼可爱。

两张办公桌面对面靠着,真正是低头闻气息,抬头见花开,怎不会日久生情?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眼前的晃动变成了心里梦里的痒痒。

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揣摩那个小女人了。那是个爱做梦的小女人,看那大大的眼睛里一天到晚水色迷蒙痴痴傻傻又空空茫茫的,就知道是一个琼瑶书看多了的可人儿。他开始处心积虑的在她面前表露出自己的种种优势,有时候看似无意的一个暧昧的眼神和动作,他把它定位于投石问路。

小女人是个天生的女人情种,年轻、稚嫩,长得小巧,虽然不算太美,但骨感,有一股子狐媚劲。时间长了,他有一种想钓鱼的冲动。有人说,现在的社会是个多情多彩的社会。路泓觉得多情的自己得活出多彩的辉煌来。他对自己的方略是奔五的男人得抓住青春的尾巴。

不过,凡事都得讲究个契机。该怎样将小娘子据为己有,那还是要花费一番心思的。他在观察,他在一步步抛着诱饵。

机会终于来了,这一天,那个办公室主任把小女人喊去了隔壁办公室,时间不长,她嘟着嘴出来了,手里拿着一打文件,一进门,就“啪”的往台上扔去,口里嘟嘟哝哝的低声抱怨“这不是欺负人吗?人家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就强制霸道地要做做做的。”嘴里说着,眼睛却向他这面求救似、带着三分可怜兮兮的表情张望着。他有点稍稍的不忍,不过,论职务,他只是个副主任,他的头顶上是主任的世界,难不成为了眼前的这个不怎么相干的小女人做地盖天的傻事?不过,既然想钓鱼总也得迂回一下了。想罢,他露出一副闲得无事的样子,两手交握,站起身子,头颈伸过办公桌的边缝。

“烦恼什么啊?小金莲,看你眉黛青山,愁苦难言的面容。有这么难吗?”

“喏,路哥,看看,这么厚厚的一叠活,还是我从来没有做过的统计、制表,还气势汹汹地说是明早就要交的,怎么弄?”她又是委屈又是无奈,全然不顾办公室其他同事的侧目,有意把副主任的头衔换成了路哥。他连忙用手指嘘住了她的不快“当心隔壁有耳,不要烦,不懂问我啊,放心,一切有老哥我,你现在就按照我说的开始做,晚上下班后我再替你复审,成功后请我喝杯茶,算是感谢。如何?”比起她来,他算得老奸巨猾,一番话,他有意说得四面滑爽。

“行。一言为定。”看着她满面阴霾一扫而尽,他直起身子,来了个手臂伸展运动。

夜幕低垂,办公室里一灯独炫,灯下,路泓埋头苦战,下午的指导是白搭的,小娘子是绣花枕头稻草心,徒有一张年轻漂亮的脸蛋,肚子里没货,把这简单的资料填的那叫一个乱啊。他只得让她全部擦去,由他重新整理。三个小时后,厚厚的一叠资料全部告毕。把金莲喜得在他的肩头连连按摩,不断的在他耳边说着“路哥辛苦了。”

关了灯,走出办公室的门,路泓意味深长地看着金莲。

“怎么样,老哥没有耍你吧?该怎么谢我?”

“哎,路哥,走,为我忙到现在,请你吃个快餐。”说是快餐,其实那个金莲还是在这顿饭里倾注了心意的。她要了一瓶红酒,点了几样精致的小菜。席间,他问她“喂,我说你丢下老公和路哥喝酒谈心,会不会回家后醋海翻波,小河拍起滔天浪?”

“哈哈,就凭他?说笑吧?路哥,他啊,就是一透气木头。再说,我们不都是为了工作吗?”她满眼鄙视中为他斟上满杯酒。在慢斟细酌中,她和他又多了几分熟稔,多了几分心动。

第一次的单独接触只是种下了朦胧,他不想一蹴而就,所谓慢工出细活。路泓是深谙此道的。那以后,他只是在她面色差的时候送上几分关切,忙乱的时候帮个小忙,心情不快的时候说上几句贴心话。他把这叫做希望工程。他要让那个金莲在他不露山水的低调温情里,感受他的用心良苦。女人的心么,他懂。他期待着水到渠成的那一天。

这一天真的来了,屋外暴雨如注,屋内她痴痴迷迷,竟然用那支笔述尽了心事“我来迟了。我来迟了。”一种追悔莫及的蹉跎在这四个字里像跳跃的一团火,写满了整张的纸,把他的心彻底点亮,然后就是心窗的豁然。片刻时间,两个人面前换了的纸就写满了沉淀积蓄了许久的梦想成真的欣喜。最后他问,“曲径通幽处,美景都在花深处。愿意在围城外的天空下,让我牵着你的手,花前月下,用水和泥铺成你和我共沐情爱的幽静小路吗?”

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做一对世外神仙眷侣,这是人人心向往之的美事。”

“你的含蓄我就当做默认了。从此后你我以代号简称,你是我的宝贝。我呢,由你说了算。”

“老公。”

“!”一个惊叹号,似乎又是一种深情的承诺,从此以后,一幕另类西厢上演了。

由于路泓八面玲珑的为人处事风格和那一定的工作才能,再加上重磅的上面有人的先天优势,在他与金莲好上的第二年,他荣升副局长了。这下,出差、开会,早出晚归,更有了说不完的理由。这期间,他偷偷地为他和她租了一个销金窝,暗号度假村。至此,他算是成功打造了红旗、彩旗两飘飘,家外有家乐逍遥的大好局面。那感觉真是好,不但刺激新鲜,而且柔情蜜意腻死人不偿命。

现在,家里的那位他是咋看咋不入眼,当然,谈到休妻那是不会的。他都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碰家里的那位了,不但体力搭不够,心力也是搭不够么。要不,怎么说家花没有野花香呢,现在的他算是真的知道了那偷是怎样销魂蚀骨的神仙般的美事了。

围城外,他和金莲精心设计着每一次幽会、每一步程序,当然有时候为避人耳目,他和她会不断换着地方,不断颠着花样,坐着小官的位置就有这么个方便,但也有这样那样的顾忌。

常言道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?有时候这个世界还是很小的,一周前,就差一点出大事,那是出差前的一天,那一天,他和她正搂搂抱抱地在出租屋附近溜达的时候,竟然看到了原先他隔壁办公室的同事。惶急中多亏了他眼疾腿快拉着金莲闪进了一座楼房的凹陷处。

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。有时候名誉是比生命都要重要的东西,更何况他所面临的还远非名誉那么简单。痛定思痛后,他紧急命令,在他出差期间,让金莲看好了房子来一个乾坤大挪移。他推心置腹地和她说“宝贝,不是我怕事,更不是我不爱你,我对你的喜欢是恨不得把你整个的放进我的心上。有一句话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知道我现在的感觉吗?我对你是一刻不见如隔三秋啊。但是,越是在这个时候,我们越要小心,小心驰得万年船,只有小心了,我们才能长长久久地好下去。”

癫痫的症状
癫痫遗传小脑失调吗
西宁羊癫疯医院

友情链接:

理不胜辞网 | 热镀锌大棚管 | 怎样扔铅球 | 个性男生签名 | 夏星散热器 |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| 现代军事题材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