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水月洞天剧情介绍 >> 正文

【看点】山桃花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这是一个叫做上水村的小山村,全村只有一百来户人家。洛春桃是来这个小山村扶贫的。也可以说她是驻村工作组组长,这个工作组只有她一个人。

上水村还有下水村同属西岭大队管辖,三个山村三面环山,只有东面一个山口通往山外。在山谷中有一条小溪贯穿东西,三个小山村也由此而得名。小溪是从西边的山岭上流下来的,在山岭下居住的一百多户人家形成的村落叫作西岭村;小溪对面的村落叫作上水村,顺着小溪再往东一里多有个小村落叫下水村。三个山村加在一起也超不过五百户人家,距离都不太远,所以三个山村只设置了一个大队党支部。党支部设在了较大一点的西岭村。

虽然是春天了,但天气依然有些冷,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倒春寒吧!天阴沉了一个下午,似乎要有一场春雨的到来。洛春桃本应打算要在天黑前赶回镇上的,镇长说有一项重要的事情要宣布。可她还是在老村长的挽留下留了下来。

一是山路不仅远而且路又难走,万一半路上下起雨来就危险了,并且洛春桃还是女孩子;再一个就是第二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办,怕是赶不回来把事给耽搁了。

夜里有些冷,好像是还刮起了一阵北风,洛春桃躲在被窝里一夜没出门,好在这里手机信号还是很强的,能上网也不会感到寂寞。

早晨,洛春桃推开窑洞的门,一股清冷的空气迎面吹来,她不禁打了个寒战。顿时被眼前白花花的一幕惊呆了。不知怎地夜里竟然下了一场春雪。

门前的空地是白的,那株山桃树也是白的,才开放的桃花被雪盖住了。

洛春桃抬起头向对面的山上看去,除了能看到山顶上的电信信号塔外,其他的白茫茫一片。忽然,她发现在雪的覆盖下显露出一丝丝红艳艳山桃花来。春天的雪之所以不同于冬天的雪,也许就是山坡上显露出来的那点点生机的缘故吧!

哦!桃花雪!罕见的桃花雪。原以为只有傲雪的红梅才能点缀那苍茫的大地,现如今这山桃花也不亚于那朵朵凌寒而开的梅花,桃花竟然也会大放光彩。

洛春桃惊叹一声。她迅速拿出手机对雪景,对那山坡上的山桃花拍起照来。洛春桃刚刚把照片发到朋友圈,同学、同事们就立马出来一大帮点赞的。他们都在问着同一个问题——这是哪?

春桃回应道:“山里。”

“发个定位过来,我要去拍照。”闺密说。

洛春桃抿嘴一笑,说;“你来了,雪早就化了。”

“那山桃花不就是为你开放的吗?”有人给她发来信息。

“我?”洛春桃有点疑惑,那照片里并没有我啊!

“你不就是一株凌寒而开的山桃花吗?啧啧!”

春桃无语了,她感到脸上一阵发烧。哪有这么形容人的?羞死了!那人说的也不无道理,她恰恰出生在山桃花开放的时候。对啊!今天是她的生日啊!怎地忘记了呢?

春桃经闺密那么一说,也有点想在那雪景中的桃花丛中照张相了。可是,这里没有人为她按动快门,她也没有自拍杆,更没有三脚架。

她,不是来游山玩水的,她是来扶贫的。

忽然,一个晃动的人影从山坡下的小路向院坝上走来。从来人的身量上看那是老村长葛茂财。葛茂财自从二十年前当选了上水村村长后,就一直连任到现在,他已经快六十岁了,按上级的要求显然是超龄了。虽然上面一再要求村级领导班子要年轻化,可是整个上水村里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人选来了。村里年轻人倒是有几个合适的,但那几个人都在山外做生意去了,谁也不愿意放下赚钱的机会来村里干这个吃力不讨好的芝麻粒小官。

“老伯,您来啦!”春桃打了声招呼。是啊!这老村长比她的父亲还要大许多岁呢。

“嘿!这都什么季节了还下雪!桃子,昨晚上没冻着你吧?”葛茂财一边发着感慨一边关切地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一个人在这过夜害怕了没有?”老村长又问,把一个女孩子扔在荒郊野外他也有些于心不忍,本来他也是想在村部过夜来着,可是家里的母牛突然要产仔,他一夜都守候在牛棚里,他一宿还没有合眼呢。等母牛顺利产下一头小牛犊后,他才匆匆地赶到了村部。好在村部离他家并不算远,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就到了。

“这里又没狼,害什么怕?”春桃淡淡地说道。

老村长憨厚地笑了,说:“一个姑娘家家的,比那个白子强多了。”

“您说的是白副镇长吧?”春桃笑了,她知道老村长说的是谁了。自然她没好意思说出白副镇长的绰号来。

这白副镇长不仅姓白,人长得也白,比镇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长得都白,人也爱干净,身上的衣服一丁点褶皱都没有,由于使用的啫喱水过多的缘故,头发都是打了缕的。尤其是在食堂里吃饭,别人夹过的菜他再也不会动一筷子,在镇政府里别人的床铺他连碰一下都不肯,所以大家就给他起了个绰号“白干净”。也不知道这个绰号是褒义的成分多,还是贬义的成分多。反正人们在看他时都是怪怪的,就像是看外星人似的。

“在你没来我们村之前,白副镇长是驻村干部。说是驻村,但他从来不在村里住。有一次也是因为下雨被拦在了村里,都知道白副镇长爱干净,所以村里特意为他准备了一床崭新的被褥。那天晚上睡觉前想上厕所,看到一只山猫子在他门前跑了过去,吓得他厕所也顾不得上了,突然一头钻进了我的被窝里,硬是和我这个糟老头子在一个被窝里挤了一宿。他哆哆嗦嗦地说是见到了狼,但是山猫子和狼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啊!”

老村长的话说得洛春桃直咋舌。想不到那个有洁癖嗜好的白副镇长还有这样一段轶事,这是镇政府里其他人都不曾知晓的,当然这也是葛茂财第一次把那事说出来给春桃听。

“您还不知道吧!白副镇长已经调到其他乡里当乡长去了。”

“哦!走了?好啊!升官了。”老村长感叹着。双脚在地上使劲地搓着沾在上面的泥巴,拍打着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,刚刚下过雪,小路上哪来的尘土?有的只是泥泞,哦!也许他是在拍打衣服上的褶皱吧!

洛春桃这才注意到老村长今天穿了一身很得体但早已过时的中山装,款式虽然有些过时了,但很干净,身上一点褶皱都没有,这身衣服要是在三十年前穿肯定显得很帅气。甚至比起那个“白干净”来还要帅气。

“你家的牛还好吧!”

“好着哩!母子平安。”老村长的脸都要笑开了花。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减少了许多。添了一头小牛犊,来年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!在山里没有比增加一份收入更让人开心的了。

“恭喜您啊!您老可谓是双喜临门啊!”春桃笑吟吟地说道。

听了春桃的话,葛茂财先是一愣,旋即“哈哈哈”地大笑起来。“对!双喜临门。如今我也是党的人啦!可惜了,没有炮仗。”

“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,这支部大会还没有开呢!”

“不管是否通过我都得感谢你。我向你承认错误,当初我却是藏有私心的,要不是你及时阻止了我,我连写入党申请书的资格都没有了。”老村长羞愧地低下了头,双手使劲地搓着通红的脸膛。

“你是说那件事啊?我都忘了。还提他干嘛?”春桃淡淡地笑了。不过经老村长这么一提,往事还是展现在洛春桃的眼前。

那是三年前洛春桃作为下乡干部来到上水村的,刚一下车,她就被这里的现状惊得张大了嘴巴,吐出的舌头老半天才收了回去。这里太陈旧了,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,房子还都是五六十年代盖的,甚至比她父亲的年岁都大。虽说她也是山里长大的孩子,但是这里比起她家那个小山村来还要差着一大截。和她一起过来的镇长康明扬看了看眼睛有些发红的春桃,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啦?桃子。”

“可能是被沙子迷眼了。”

“哦!”显然康镇长并不相信洛春桃的话。虽然村子很小,但是很穷,把这么一个烂摊子交给一个刚出校门的小姑娘来蹲点扶贫,似乎有点欺负人的味道。

“要不再给你换个村?”康镇长试探着问道。

虽然已经对洛春桃做了相应的思想工作,但康明扬的心里还是有点打鼓。因为包括上水村在内的整个西岭大队都被镇政府列为了老大难,不论是镇里换了多少茬扶贫干部,始终不见起色。假如洛春桃要求换村的话,他这个镇长可就难做了。镇里把容易出成绩的村都留给了那些有待提拔的干部了。这洛春桃就不一样了,她是省里分配下来的选调生,在没有犯严重错误的情况下,两年后一般都会提拔为国家干部。

“不用了。我是山里的孩子,最了解山里人在想什么。”洛春桃很平淡而倔强地说道。她听得出来,康镇长有些看不起她这个小丫头,也许是在激励她吧!

听洛春桃这样一说,康明扬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算落了地。

“老财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小洛,洛春桃同志。是到你们村来蹲点扶贫的。”康镇长指着洛春桃对葛茂财说道。

康明扬又一指老村长,说:“桃子,这就是葛老村长。”

“您好!爷爷!”当洛春桃看到花白头发的老村长时不由得一愣,看老村长那满脸皱纹起码也有七八十岁了。

镇长却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“老财啊!你也不说打扮一下,看我们的小洛都把你当成爷爷辈的人了。”

葛茂财满脸的黑线,呆愣愣地打量着洛春桃。心里说,这丫头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啊!一个大老爷们儿都搞不好,你一个丫头片子还能翻起什么浪头来吗?

“小洛,老村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老。以后叫他老村长或是大伯都行。”

洛春桃不好意思地笑了。笑得有些不大自然。

“白副镇长往后就不来啦?”老村长问。

“白副镇长另行安排其他工作。”

葛茂财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,心想,这白副镇长一定是被吓着了。

“往后,洛春桃同志就是你们村的驻村干部啦!”

葛茂财没动声色,看得出来,他似乎有些不大高兴,连看都没有看洛春桃一眼,把头扭向了一边。

“欢迎,欢迎。”村委委员兼村妇女主任连芳华打破了尴尬的局面,拍了拍巴掌,伸出手来和洛春桃握了握。说:“一路上累了,先到办公室歇歇脚喝口水吧!”

村委会设在山坡上的一处空地上,四周没有院墙。洛春桃看到,在靠近山崖的一侧,只有两间砖石混合砌成的房子,那应该是作为村委办公室兼会议室吧。在办公室旁边山崖上还有三孔窑洞,窑洞口还挂着的新门帘,被风一吹还在晃动,想必是还有人在里边居住。

来到村委办公室,刚坐在椅子上,康明扬镇长开始训葛茂财了:“老财,你也别撂脸子,小洛来这是经过镇党委决定的,小洛在你这受了委屈我绕不过你。原则上的事你都要听她的。小洛不仅是你们村工作组组长,还是你们西岭大队的挂职副支书,你不是党员,一切更得要听党的指挥。”

“啥?让我听一个黄毛丫头的,凭什么?”这本来是葛茂财想说的话,当他看到康明扬那犀利的眼神时,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眯起眼吧嗒吧嗒地抽起了旱烟。

康明扬见葛茂财这种态度,也没有过多地责备他。他相信洛春桃会把事情摆布好的,就让她们在工作中慢慢磨合吧!

“康镇长,三叔就那副德行,可他的心眼并不坏。”妇女主任连芳华出来解围道。看样子连芳华倒是一个快言快语大大咧咧的女人,否则有一个侄媳妇说叔公“德行”的吗?

“我是叫你洛组长呢!还是称你为洛书记呢?”葛茂财斜靠在椅背上,还习惯性地把一只脚蹬在椅子上,乜斜着眼瞧着洛春桃说道。看他那举止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。

“在您跟前我是晚辈,大家都叫我桃子,您就叫我桃子好了。”桃子是她的乳名,家里人都这样叫,同学们也是这样叫,上班后单位里的同事们还是这样叫。她觉得这样叫显得更亲切些。

对于老村长的作派,桃子并没有感到意外,在这之前,镇长已经把葛茂财向她做了介绍,今天葛茂财要是顺顺当当的,她倒感到意外了,要么当了这么多年村长连个党员还不是呢!有谁愿意自讨没趣介绍一个“二杆子”入党呢?

连芳华扯了一下桃子的衣袖,“走,我们到外边说去,三叔就交给康镇长教训吧!”

洛春桃跟随连芳华来到院子里。说是院子也就好听些,根本就没有院墙,说是一块空地似乎更贴切一些。由于村委会是在一处高坡上,站在院子的边缘可以看到整个上水村。

“到我们村来就是艰苦,贫穷俩字就像是扎了根一样,怎么也摆脱不掉。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啊!”

“我也是山里长大的孩子,再苦再累也接受得了。”

洛春桃见窑洞前边有一株桃树,桃子已经有指甲盖大小了。洛春桃摘下一颗吹了吹上面的绒毛。她咬了一口,酸酸的,涩涩的,还夹杂着苦苦的味道。

“这是山桃,就是熟透了也不大好吃。”连芳华说。

“知道,我家门前就有一棵,看到它感到亲切。”

“哦!那我知道你为什么叫桃子了。”

洛春桃脸微微一红,淡淡一笑表示默认了。

“树是自己长出来的,舍不得拔掉,时间长了慢慢地长大了。无非是春天看个花,夏天看个绿叶。像这种山桃树在我们这漫山遍野的都是,只是换不来钱。”

“这山桃树耐干旱,耐贫瘠,耐严寒。”洛春桃若有所思地说道。“不过它的药用价值还是挺高的。”

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好
济南专门治癫痫病
儿童癫痫发作时症状

友情链接:

理不胜辞网 | 热镀锌大棚管 | 怎样扔铅球 | 个性男生签名 | 夏星散热器 |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| 现代军事题材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