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上海到杭州机场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为了那点事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(一)

陈静今晚串唱了四家歌舞厅,唱了四个多小时,钱挣得不少,有八百元。可身体确实感到有点累,现在已是凌晨两点,她最想的是,也是最需要的是睡觉。便骑上电动自行车,飞快地朝家奔去。

马路上车少人静,陈静开着电动车,眼睛半张半闭。刚从舞厅出来的她,这耳边凉丝丝的秋风和清晰的空气,更让陈静睡意陡增,迷迷糊糊地把车速开到最大,一路狂奔,享受着这个城市少有的惬意。

“嘭!”陈静只听得一声巨响,眼前闪过一束白光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当她醒来时,已是第二天的中午,左腿打着石膏,头上缠着绷带,静静地躺在医院病床上。病床的两边,分别站着两个男人。一个是她的丈夫甄世浩,另一个是这次交通事故的肇事者田云东。今天凌晨,田云东正开着小轿车从杭州赶回苏州,由于双方的速度都比较快,在南桥十字路口,两车相闯,惨剧发生了。陈静的电动车被撞得个稀里哗啦,人也受了重伤。田云东一边报警,一边急忙把陈静送往医院。经过医生的紧急手术,还好,只是大腿骨折,轻微脑震荡和一些皮外擦伤。

陈静望着自己的男人,眼里闪着泪花。甄世浩弯下腰,轻声说:“还好,没伤到内脏。医生说,对唱歌没影响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陈静把手伸给甄世浩,拉过丈夫的身子,低声问:“是不是他撞的我?”意指旁边的另一个男人。

甄世浩点点头。

陈静看了看一夜没睡脸色有些苍白的田云东,射出愤怒的眼光,低沉而又很清晰地吐出三个字:“给我滚!”

见陈静骂自己,田云东连连赔不是:“对不起,对不起!是我不好,让美女受罪啦!”。

但陈静仍然不饶恕对方,把眼睛瞪得更大,又加了三个字:“丧门星,给我滚!”

甄世浩走到田云东跟前,带着苦笑说:“田先生,你也一夜没休息了,你先回去休息吧。现在我老婆心情不太好,还请你多包涵。”

田云东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甄世浩,说:“既然警方说是我负全责,我会负责到底的。我把手里工作处理一下,明天再过来。我再说一声,对不起你爱人。”

“行,你也别太自责,我也是开车的,只要人无大碍就好。你去忙吧。”甄世浩说。

“你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男人,谢谢你的理解。”田云东握住甄世浩的手,使劲摇了摇,说:“我们男人的心始终是相通的。”

田云东走后,甄世浩看了一下对方的名片:中外合资南洋印染公司董事长,总经理田云东。而后就把名片放进了口袋里。

甄世浩今年三十三岁,是光新丝绸厂的工会主席。妻子陈静能歌善舞,有一副好嗓子,她的歌甜美而清醇,曾得过市里青年歌手大奖赛的二等奖。甄世浩昨天见妻子一夜未归,就打她的手机,手机关机,随后就报了警。警方告知,凌晨在南桥有一个年轻女子出车祸,人现在第一人民医院。甄世浩急坏了,连早饭都没吃,急忙开车到医院,得知车祸的女子正在手术,手术室门口还站着另一个男人,就是撞人的田云东。田云东讲了事故的经过,说撞的是一个骑电动自行车的年轻女子,看上去不到三十岁。甄世浩断定就是陈静。待上午十一点钟,手术结束,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果然是陈静。甄世浩看到心爱的人伤成这个样子,心里难过起来。他一言不发,静静地坐在病床边,呆呆地看着陈静,希望她尽快苏醒过来。而肇事的司机田云东,也心神不定,不断地搓着双手,在病房里转来转去。他不知道对方会如何责难他,看着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甄世浩,更心虚,说不定对方揍他几拳也难说。然而,他看不出对方想要揍他的举动,反而是安慰他别紧张,叫他别转来转去。这才让田云东松了一口气。心想,受伤的一方这样讲道理,我田云东更应勇于承担责任。所以,他在离开医院时,又回过头来特地说了一句:“我会负责到底的。”

(二)

陈静今年二十八岁,虽说女儿已经四岁,但她天天去健身房锻炼,一米六八的身材,苗条如初,白净的脸上,镶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,甜甜的小嘴,常常露出整齐的玉牙,不了解她的陌生人,都以为她才二十一二岁。因此,她在歌舞厅唱歌时,每每会收到向她求爱的玫瑰花。可如今,却像一个在战场上受了伤的伤病员,躺在病床上,笑不能笑,唱不能唱,更别说动弹了。

第二天下午,田云东丢下手里工作,带着内疚的心理,买了一束鲜花,拎了一篮水果,来到陈静病床前。陈静见到田云东,如同见到仇人,恨死了。气愤地把田云东买的鲜花扔到地上,拿起水果篮里的苹果,直往田云东身上砸去,嘴里还骂道:“王八蛋,丧门星,给我滚!”田云东连忙躲闪,举起双手说:“别砸了,我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。”可陈静不理睬,仍然不断地拿起水果砸,直到把篮里的水果砸光。在后边赶来的甄世浩见了,忍不住好笑,上前拦住陈静,说:“好了好了。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嘛。”

陈静愤愤地对甄世浩说:“叫他给我滚出去!我不想再看见这个丧门星!”

田云东像个罪人,低着头,直向陈静作揖,说:“对不起,我走,我走。”出了病房,田云东从包里拿出两万元,递给甄世浩,说:“你们先用着,过两天我再来看她。”

“那我不客气收下啦!可你也别急,等陈静心情好点再来看她吧。”甄世浩劝田云东。

“不,这次车祸,给你爱人,给你家庭带来了很大痛苦,我真对不住你们。我要经常来看望你们,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些。”田云东说。

“行,你自便吧。不过我爱人脾气不好,性格直爽,爱骂人,还望田总多体谅,别往心里去。”甄世浩说。

“甄先生,你可别这样说。首先是我不好,闯了祸。我怎么会介意你爱人的态度呢?我赔罪还来不及呢!”田云东脸上带着尴尬。

陈静看见甄世浩还在与田云东说话,气又上来了,就大声喊道:“甄世浩,你给我过来,少跟丧门星啰嗦!”

甄世浩向田云东挥挥手,说:“田总,你先回吧。”就赶紧来到陈静身边,又说:“我是叫他不要来看你。”

“他撞伤了你老婆,你对他还那样客气,他要是把你老婆撞死了,你还不得向他磕头?你这个人啦,真是个窝囊废!一点用都没有,你就不能拿出点男人的脾气来?凶一点,狠一点!”陈静对甄世浩一顿臭骂,末了又补充一句:“我嫁给你算倒了八辈子霉!”

甄世浩以笑答之:“人家又不是故意撞你。我现在也开车,要是我哪天把别人的媳妇撞了,人家也像你这样,你心里好受吗?人嘛,要将心比心。再说人家是负荆请罪,向你赔不是,好心好意来看你,你却一点不领情,我们的格调是不是显得有点低了?”

“你格调高,风格高,巴不得他把你老婆撞死!气死我了,气死我了。”陈静扭过头,不理睬甄世浩了。

甄世浩一米八的个子,身材高大魁梧,但心地善良,从没脾气,对陈静总是有理也让三分,甚至有些怕她。这会一见陈静不高兴,就赶紧来到她的身边。今天他带来的是老母鸡汤,端起鸡汤碗吹了吹,笑着一调羹一调羹地喂给陈静吃。

他们两人原本就是同学,甄世浩比陈静高两个年级,高中毕业后,没考上大学,招工进了工厂。他老实,勤快,肯干,待人热情。从工人,干到班组长,车间主任,直到如今的工会主席。陈静晚毕业两年,高考也是榜上没名。因为她能歌善舞,就选择了自由职业,凭嗓子挣钱吃饭。因两人在学校都喜欢打排球,常常在一起玩,故感情很好。毕业后,甄世浩在业余时间打排球,陈静也常去看。而陈静到歌舞厅唱歌时,甄世浩也总是陪伴在身边,唱歌结束后,甄世浩再用电动车把她送回家。就在甄世浩当上车间主任那年,二十八岁的他,才正式向陈静求婚。陈静生性好强好胜,了解她的人都畏惧三分。这一点陈静自己也知道,她觉得,自己脾气不好,如果找一个性格和自己一样的人,针尖对麦芒,准得天天吵架。而甄世浩脾气好,像团棉花,好“欺负”,可以任我耍脾气,就像他的名字一样“真是好”。他们又是同学,这么多年都在一起,彼此再了解不过。故就答应了他的求婚。所以他们的结合算是平平淡淡,并不浪漫。婚后,第二年就添了个女儿,取名叫莎莎。现在甄世浩又当上了工会主席,日子还算过得可以。为了晚上接陈静回家,前几天他们刚花了几万元,买了一辆二手,只是还没钱买房子。碰巧昨天甄世浩出差,没开车来接她,就偏偏出了车祸,所以,陈静的火气不免更大。她对田云东恨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一口把他给吞了。现在见甄世浩这样心疼她,给他喂鸡汤,心情才好了些,用手指弹了一下甄世浩的脑瓜子,笑着说:“这个世界上,没有那个男人像你这样软不拉几的,真是个实足的软蛋!”

(三)

甄世浩的弟弟甄健长得比哥哥英俊,帅气,但人品不如哥哥忠厚,老实。他打过工,做过生意,开过出租车,都没长心,由于眼高手低,又怕吃苦,往往是干一阵子就不干了,所以至今还没一份正式工作。可对付女人,却算得上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,才二十六岁的他,已经交过六个女朋友,有时还同时与两个女人保持关系。然而,他也有好的一面,就是对嫂子不错。因为他没钱花了,只要一开口,陈静就会几百几百地给他。现在听说嫂子出了车祸,甄健急忙打电话给女朋友叶敏,说:“敏敏,我有事找你。你快到我家来吧。”

叶敏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当推销员,与甄健认识才三个月。接到电话,就来到甄健住处,两人一见面,甄健迫不及待抱住叶敏,使劲亲吻。“门还没关呢。”叶敏推开甄健说。

甄健把门关好,就上前解叶敏的衣衫。叶敏说:“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吗?”

“等会再说,等会再说。”甄健把叶敏推到床上,迅速脱去衣服……大事完毕后,甄健才说:“亲爱的,我嫂子出了车祸,现在躺在医院,我想去看她。”

“应该去嘛!我和你一道去,正好见见未来的嫂子。”叶敏说。

“我就是这个意思,想和你一道去。”甄健说:“你去买点东西吧。我一个男同志,也不知道买什么好。”其实,甄健是捉襟见肘,口袋扁扁,身上只有十几元钱,连买几斤水果都不够,只好编个理由,让叶敏拿钱去买。

来到医院,甄健亲切地叫了一声:“嫂子,你还好吗?”

叶敏把一束鲜花放到病床边,也叫了一声:“嫂子,你受苦啦!”

甄健见陈静有些诧异,就连忙说:“这是我的女朋友叶敏。”

“哦,叶敏,很漂亮嘛,谢谢你们来看我。”陈静笑着夸奖说。

“我哪有嫂子漂亮?这次受伤,没有破嫂子的相吧?”叶敏问。

“还好,要是破了相,我就不活啦!嘻嘻。”经过几天的休息,陈静精神好多了,居然和叶敏开起了玩笑。

“嫂子,好嫂子,你是红颜福命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”甄健讨好地说。

“你就别尽讲好的。甄健,你们谈了多长时间啦?”陈静问。

“嫂子,不长,才半年。”甄健故意把时间说多些。

“叶敏,你要把甄健管紧点,他这个人哪,潇洒,帅气,在外面常招女人喜欢。”陈静又对甄健说:“你也要把握时机,叶敏姑娘这样漂亮,别错过机会哦,什么时候结婚,跟嫂子说一声,我替你们操办。”

“好嫂子,听到你这句话,我最开心。嫂子,你真是我们的好嫂子!”甄健抓住陈静的手亲了一下。

“你别光嘴甜,还是尽快找一份工作吧!该收收心啦!”陈静说。

“我跟甄健讲好了,他不去上班,我们就不结婚。”叶敏笑着说:“我可不嫁给一个浪荡公子。”

“听见没有?甄健。哪怕去当工人,也不能荡在社会上。长久下去,人要烂掉的。”陈静苦口婆心。

甄世浩父母亲去世早,自从陈静与甄世浩结婚后,陈静就以嫂为母的境界关心甄健,为他的生活、工作、婚姻操了不少心。对他长久没工作,特别是他的花心,一天到晚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,让陈静很纠结。现在看见甄健又在和叶敏交朋友,就趁此机会,多说了几句,希望甄健能尽快长大,不要像以往那样对感情不专注,视男女之事为儿戏。

其实,对甄健的劝导,陈静是一有机会都会讲,但甄健总是当作耳边风,仍然是谎话连篇,我行我素。就在他离开医院时,故意支开叶敏,又回到病房,开口向陈静诉苦:“嫂子,刚才我忘了一件事,你看我的手机都坏了,想换一个好点的。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?”

找借口向陈静要钱,是常有的事。上个星期说要买皮鞋,找陈静要去八百,今天又借口要换手机。就问:“你要多少?”

见陈静没有回绝,甄健笑着说:“嫂子,不多,一千就够啦!好嫂子,一千,一千就行。”

“我现在住院,身边没这么多,只有八百元。”陈静说。

“就先拿八百吧,嫂子。”甄健怕事情有变,觉得还是先到手保险。

陈静把八百元递给甄健,正好让来医院的甄世浩看见,就大声说:“甄健,你怎么又找嫂子要钱了?不行!不能再给他。”说着就想从甄健手上把钱夺过来。

甄健一见哥哥来了,对陈静说了一句:“嫂子,我走了。”拔腿就跑。

甄世浩摇摇头,对陈静轻言细语地说:“陈静,你这样宠他,不是在害他吗?”

癫痫病可不可以治疗好吗
癫痫患者要怎样正确服药
如何治疗科学癫痫病

友情链接:

理不胜辞网 | 热镀锌大棚管 | 怎样扔铅球 | 个性男生签名 | 夏星散热器 |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| 现代军事题材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