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马利水粉颜料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无法割舍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她说,她这次的行为是我对她冷漠的报复。

她这样的报复已经很多次了,我真的厌烦了。

已经不记得她是从什么时候粘上我的。

打我知道她的存在我就跟她说:你还是爱别人吧。

她嘻嘻一笑:爱你没商量!口气是那样的坚决。

我是不会爱你的!

爱不爱我那是你的事情,爱不爱你那是我的事情,我的情感我做主!她说话还真的有点幽默。

感动于她坚强的个性,也只是感动而已。情感的付出可不只是感动这么简单。

要跟那就让她跟着吧!

有时却也怜悯她的固执。

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走过,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平静。

开始我感受到了她的温柔,她的文静。

我做着我该做的一切,她只是静静的看着,痴情的跟着,从来不打扰我的生活。

有时总是不由的感叹几声:多好的女子!难道就这样在痴情中毁掉自己的青春?我为她感到可惜。

当这样的平静走过一天一天,一年一年她的存在也被我慢慢的淡忘。

也许是长久的冷落让她失去了理智,面对我她搞的鲜血淋漓。

再冷漠的人都会被这场面震撼。

为什么要这样?为什么要这样?为什么?我被她的行为深深地刺痛。

我可以接受你不爱我,但我不能接受你眼里一点都没有我!她虚弱的呻吟着。

她在流血,我在伤痛。

在我的精心照顾下她很快地出院了。咱不能做个无情无意的人。

或许是在这次的事件中她真切的感受到了我的存在,我对她的呵护,她开始有点得意洋洋了。

从她的表情能看出:终于找到对付你的办法了,哼!我就不相信你以后还敢不理我。

我现在可得时时的呵护着她照顾着她,就这她还总是动不动就发点脾气,脾气一来就是刀血相见。

一次一次的这样用血说话,再好脾气的人都会受不了。

我烦了!我恼了!我下定决心割舍她。

振臂挥刀,对天长啸。

咱不能犯法!把她扔到一个很远的地方然后自己躲了起来。我只能这样理智的解决她的存在。

一切的一切又显得平静了,我又开始了没有她的生活。没有她就没了痛苦!没有烦恼。

但这样的生活还没过多久,她如狗般灵敏的嗅觉又让她找了回来。

这次回来的她可能是绝望了,亦可能是变态了。变本加厉的戕害我。

她真真切切的让我知道了“爱有多深,狠就有多深。”

她现在频繁的一次次自残像是演戏一样显得那样的从容,痛苦给了我,伤害给了我。

上帝呀!我真的受不了了!

马应龙呀!快点来救救我!

江苏癫痫病医院电话
治愈癫痫的最好医院
河南看癫痫哪家好

友情链接:

理不胜辞网 | 热镀锌大棚管 | 怎样扔铅球 | 个性男生签名 | 夏星散热器 |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| 现代军事题材小说